<listing id="dz553"></listing>

<p id="dz553"></p>
<span id="dz553"></span>
    <address id="dz553"><form id="dz553"><nobr id="dz553"></nobr></form></address>

    <noframes id="dz553">

      <address id="dz553"></address>
      <address id="dz553"><listing id="dz553"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<form id="dz553"></form>
      <listing id="dz553"><listing id="dz553"><menuitem id="dz553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listing>

      歡迎進入瀟灑女性網

      關鍵詞不能為空

      星座八卦

      導航

      總裁是個偏執狂(只有偏執狂才能生存)

      網絡整理
      小林

      總裁是個偏執狂(只有偏執狂才能生存)

        我篤信“只有偏執狂才能生存”這句格言。我不記得此言出自何時何地,但事實是:一旦涉及企業管理,我相信只有偏執狂才能生存。

        ——安迪·格魯夫

        文 / 吳曉波

        《只有偏執狂才能生存》,僅憑這個書名,它就足以橫行百年。

        上世紀90年代的美國,出現了三位巨星級的職業經理人,他們個性鮮明,治業有道,均在危機時刻把龐然大物拉出泥潭,而且一改躲于幕后的傳統,樂于傳道分享,并各有一本超級暢銷書行世。

        他們是通用電氣的杰克·韋爾奇(著有《贏》)、IBM的郭士納(著有《誰說大象不會跳舞》),以及英特爾的安迪·格魯夫(著有《只有偏執狂才能生存》)。

      總裁是個偏執狂(只有偏執狂才能生存)

        安迪·格魯夫(1936—2016年)是一個出生于匈牙利的猶太人,20歲時,以難民的身份來到美國。1968年,他與鮑勃·諾伊斯、戈登·摩爾一起,在硅谷創辦了英特爾公司。

      總裁是個偏執狂(只有偏執狂才能生存)

        安迪·格魯夫與鮑勃·諾伊斯、戈登·摩爾

        很長時間里,在“英特爾三人組”中,格魯夫的名氣是最小的。諾伊斯是集成電路的聯合發明者,摩爾更是以著名的“摩爾定律”而廣為人知。在一開始,格魯夫是諾伊斯的助手,但很快他在管理上的天賦展現了出來,1979年,他被任命為公司總裁,主管研發和生產。

        有媒體評論說:

        沒有諾伊斯,英特爾成不了大公司;沒有摩爾,英特爾成不了技術領先的公司;沒有格魯夫英特爾成不了高效率的公司。英特爾的三駕馬車每個人都很重要,但他們三人的合作更重要。

        英特爾早期的重要產品是電腦中的半導體內存。1970年,英特爾開發出了世界第一款動態隨機存取存儲器,用于替代之前的磁芯存儲器,很快占據了半導體內存的半壁江山。在接下來的十年里,英特爾成長為全球最大的計算機硬件制造商。

        但是進入1980年代,大勢陡變。日本半導體公司憑借極高的性價比、先進的技術、高效的生產線投入崛起,存儲器市場由“美國內戰”變成了“美日對決”。格魯夫在書中描述說,

        當時從日本參觀回來的人,把形勢描繪得非?植。日本生產的半導體內存質量大大超出了我們的預計。

        1980年,日本半導體內存只占全球不到30%的銷售量,而僅僅五年后,不可能的情況發生了,日本實現了對美國的反超,包括英特爾、德州儀器在內的所有美國公司俱告虧損。

        1985年的一天,格魯夫來到摩爾的辦公室。過去的一年,英特爾高層是在無休止的彷徨和爭吵中度過的。

        有人提出建一個巨型存儲器工廠,如同當年的太平洋戰爭一樣,與日本人面對面地硬打一仗;有人提議采用差異化戰略,生產特殊用途存儲器;還有人認為應該加大技術投入。

        格魯夫望著窗外,遠處一座巨大的摩天輪在緩慢地旋轉。他問意志消沉的摩爾:“如果我們被裁,董事會請來一位新的CEO,你覺得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呢?”

        摩爾猶豫了一下,回答:“他會放棄半導體內存!

        格魯夫想了一會說:“那就讓我們自己來做這件事吧!

      總裁是個偏執狂(只有偏執狂才能生存)

        1986年,英特爾出現創業以來的第一次虧損。第二年,格魯夫臨危受命升任公司的CEO。他決定放棄半導體內存業務,將注意力集中在微處理器——CPU(CentralProcess%20Unit)。

        格魯夫把這一時刻,稱為戰略轉折點——

        戰略轉折點就是企業的根基即將發生變化的時刻,這個變化又可能意味著企業有機會上升到一個新的高度,但它也同樣可能標志著沒落的開端。穿越戰略轉折點為我們設下的死亡之谷,是企業組織必須經歷的最大磨難。

        英特爾=存儲器,這是多么簡約而顯赫的公式,現在,締造者之一的格魯夫要親手將之抹去。他關閉了八家工廠中的七家,裁員7200人。公司幾乎是在一種令人窒息的氛圍中摸黑轉型。

        與IBM的郭士納需要惡意收購蓮花公司才能獲得軟件技術不同,英特爾在微處理器上有深厚的技術儲備。早在1971年,英特爾就成功研發了全球第一個微處理器。

        1989年,英特爾推出486%20DX%20CPU微處理器,這是一個革命性的產品,它首次增加了一個內置的數學協作處理器,將復雜的數學功能從中央處理器中分離出來,從而大幅度提高了計算速度。

        在此之前,用戶依靠輸入命令運行電腦,而有了486,只需點擊即可操作。486可以說是即將建成的互聯網大廈的重要基石之一。

        1993年,英特爾奔騰(Pentium)處理器面世,它能夠讓電腦更加輕松地整合“真實世界”%20中的數據,從講話、聲音到筆跡和圖片。奔騰讓英特爾在微處理器的賽道上一騎絕塵,再度成為全球最大的半導體公司。

        1997年,安迪·格魯夫當選《時代》年度人物,這是百年以來,職業經理人第一次獲得這一桂冠。

        格魯夫在《只有偏執狂才能生存》一書中提出了“十倍速變化”這個新概念,它是對“摩爾定律”的一次迭代。

        在格魯夫看來,信息技術的日新月異,讓所有企業的戰略幾乎無法保持長新,“面臨十倍速變化,要想管理企業簡直難于上青天”。

        在這個時候,唯一可以依賴的,甚至不是理性,而是企業家的獨斷力和偏執力。

        一旦卷入了戰略轉折點的急流中,就只有感覺和個人判斷能夠作為你的指南。雖然是你的判斷將你送入了困境,但它也能夠救你出來。

        所以,只有偏執狂才能生存。

      總裁是個偏執狂(只有偏執狂才能生存)

        就在格魯夫成為《時代》年度人物的時候,新的“十倍速變化”又開始了,世界進入了互聯網時代,高通、ARM等手機芯片設計公司開始侵入英特爾的領地,并迅速獲得了成功。

        2015年,英特爾以167億美元的代價收購Altera公司。2016年3月21日,安迪·格魯夫去世。4月,英特爾宣布推遲新芯片發布,這意味著,這家芯片巨頭退出智能手機芯片市場。

        在電腦時代穿越了死亡之谷的英特爾,在智能手機和即將到來的物聯網時代,能否繼續它的傳奇?誰能夠幫助英特爾在噪音中分辨出信號,在絕境中窺見微光?誰能夠帶領它跨越新的戰略轉折點?

        這個時候,你又需要從書架中找出格魯夫的書籍,在一扇窗口前閱讀,然后像他一樣,在絕望中眺望遠方變幻莫測的天空。

        本篇作者 | 吳曉波 | 當值編輯 | 麻醬

        責任編輯 | 何夢飛 | 主編 | 鄭媛眉

        以上就是關于《總裁是個偏執狂(只有偏執狂才能生存)》的答疑相關內容,希望能夠解決大家的疑惑,今天就介紹到這里了,如有更多疑問,請移步至百科答疑。

      相關閱讀
      一级A片免费无码播放
      <listing id="dz553"></listing>

      <p id="dz553"></p>
      <span id="dz553"></span>
        <address id="dz553"><form id="dz553"><nobr id="dz553"></nobr></form></address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dz553"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dz553"></address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dz553"><listing id="dz553"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  <form id="dz553"></form>
          <listing id="dz553"><listing id="dz553"><menuitem id="dz553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listing>